ios美区才有的游戏

虽然大娃二娃因为元锦玉的情况,从出生之后,就很少到外面走动,但是两个孩子并不怕生。

这些日子来,大娃这么黏元锦玉,也是因为和兄弟分开了,所以才会没有安全感。

而今,他歪着小脑袋看了南宫守一会儿,竟然对他伸出了小手,一个劲儿地挥舞着。

南宫守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身子微微前倾,虽然和大娃很远,他根本就碰不到大娃,但下意识还是想要保护他。

元锦玉也对大娃笑了,点了点他的小脸蛋儿:“怎么,你想让南宫叔叔抱抱?”

大娃咿呀咿呀的,笑个不停。

元锦玉这会儿虽然舍不得,还是把大娃给南宫守抱了过去:“你试一下?真是出奇了,这么多天来,你是除了我和九哥外,他唯一亲近的人。”

南宫守看着大娃,很是受宠若惊。他原本世家出身,浩然正气,温文尔雅,几年前,也曾经斩获过不少芳心。

可是自从韦倩雪跳崖后,他就近乎于冷酷无情起来,也就没有孩子肯亲近他了。

此刻他望着元锦玉,手指动了动,却并没有把孩子接过来:“我从来都没有抱过孩子……”

大娃还嗷嗷地,朝着南宫守的怀里扑,给慕泽看得都有些吃味了。

这小混蛋,跟自己都没这么亲近,和南宫守才第一次见面啊。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元锦玉很放心地看着南宫守:“大娃长得比较结实,不用担心伤了他,而且抱孩子很简单的,我教你。”

说着,就手把手地给南宫守示范了一番,南宫守早就想要接过孩子了,大娃也急的不行,所以他最终伸出了手来。

元锦玉把孩子放在他的怀中,他小心翼翼的,一点力气都不敢用,死死地盯着大娃,想着,他若是掉下去了,凭他的武功,随时都能出手接住他。

大娃到了他怀里后,果然就安静了下来,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衣服。

他以为自己的动作很隐蔽,其实已经被这几个大人看到了,元锦玉和慕泽的眼中都不由得带了一分笑意。

南宫守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明明他曾经最不喜欢这种弱小的人。

他们实在是他脆弱了,稍微用力,就能毁坏掉。

而今,他懂得了为何自己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是为了能在脆弱的人遭到危险的时候,更好地保护他们。

大娃在南宫守的怀里很乖,自己玩儿了一会儿,还抬头和南宫守说话。

南宫守嘴边的笑意更浓,都忘了询问,玉泽和玉夫人,是因何而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上抬头看那两人,发现他们脸上没什么不耐烦,这才放心下来。

有些不好意思地给他们道歉:“孩子太可爱,我一时就走神了,不知道二位这次来……?”

慕泽轻轻颔首,开口说:“在请求帮助前,我想我们需要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慕泽。”

简简单单地四个字,却让南宫守震撼在了原地。

他想过的,玉箫公子的身份必定不一般,但是怎么也没有和朝中那位修罗王爷联系起来!

那他旁边这位,就是备受宠爱的宁王妃了?

南宫守想要站起来,元锦玉也轻轻一笑:“南宫盟主不要多礼,”她指了指:“大娃还在你怀中呢。”

南宫守这才坐了下来,可还是魂不守舍得很。

“您……真的就是宁王殿下?”他虽然心中已经信了,但还是想要确认一番。

慕泽答道:“没错。”

“天啊……”南宫守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兴奋:“真的没有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能见到您……不对……”他有些条理不清晰地说:“我是早就认识您了……之前我还惋惜,如果您还在江湖中的话,这盟主之位,肯定是您的,谁知道您竟然是宁王殿下!”

如同南宫守是很多青少年的偶像,慕泽就是他的前辈和榜样,虽然慕泽也这比他大了一点点而已。

如今见到了他最崇敬的人,南宫守能不激动么?

他甚至觉得,给慕泽抱着孩子,都是一种荣耀了!

低头看了一眼玩儿的专注的大娃,南宫守心想,刚刚他还琢磨,若是能把这个可爱的孩子认做干儿子就好了,可是现在知道了慕泽的身份,这件事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慕泽显然是见多了人对他表示崇敬的场景,很是进退有度地说:“不必这样说,我与你们没什么不同。”

南宫守又看向元锦玉:“您就是宁王妃?”

元锦玉浅浅一笑,自然没有否认:“南宫盟主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喊他一声九公子,喊我一声九夫人。”

南宫守马上会意,点头说:“确实该这样。”

如今扬名天下的两人,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南宫守就算是再笨,也转过玩儿来了。

他对两人道:“京城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如今天下三分,百姓受苦不说,就连你们两位,都要承担上骂名,我是不相信九公子会叛变的,如果我不是江湖中人,ios美区才有的游戏早就上京为你打抱不平了。”

他是盟主,在很多事情上,也要做出表率来。

江湖和朝廷是两个互不干预的地方,所以在原则上,他是不能帮助慕泽的。

可是南宫守不由得想到了唐钰,这位唐门门主,可是在很多年前,就表示了对慕泽的归顺。

若是他也能带领江湖中人……

刚有了这个想法,慕泽就淡淡地说:“如果我想动用你们的话,在京城的时候,我就会亮出玉箫公子的身份了。”

南宫守恍然大悟。

是啊,慕泽虽然是朝中人,但是玉箫不一样的。

他们这些江湖中人,虽然不能自诩什么好汉,可也都是很讲义气的,就冲着玉箫公子的名声,也要和京城中的那些侍卫,大打上一场。

想到慕泽宁可这样辛苦地赶往西海,也不愿意拖累他们,南宫守对他的敬佩,又深了几分。

这才是真正的家国大义,那慕翎和慕阙,又算是什么?

做出的事情,让他一个局外人知道了,都很是不齿。

慕泽见南宫守想通了,才继续说:“这次前来找你,也是因为有我们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知道,蓝州的城门被封了?

南宫守想了想:“听说过一些。待我找管家,细细询问一番。”

很快,管家就被传召了过来,当着南宫守的面,说了一下如今蓝州的情况:“这城门是已经封闭两日了,不过消息一直封锁着,很多百姓都不知道。”

绝大部分百姓,是不会出城的,他们也不关心城中来了或者是走了什么人。

南宫守挥手让管家下去,随即问慕泽:“二位是想要出城?”

元锦玉柔声接话:“如果只是我们一家还好,但是南宫盟主也看到了,我们队伍中,有很多的人。如果和这些士兵硬拼的话,伤亡是少不了的。”

南宫守表示了理解:“那二位是想要何时出城?”

竟是不用慕泽提起,南宫守就要替他们将这件事办成了。

元锦玉心中一喜:“自然是越快越好。”

西海和腹地的战事进入到了僵局,慕泽若是再不赶回去,恐怕南疆的那些人,就坐不住了。

别看南疆人数稀少,他们的手段,却够整个大周喝一壶的。

南宫守又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和两个人说:“这件事我来安排,三日后,我亲自护送你们,从蓝州城离开。”

慕泽和元锦玉都站了起来,对南宫守表示感谢:“多谢盟主。”

南宫守本来想挥挥手,但是大娃还在他怀里坐着呢,于是他只好笑着说:“二位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这三日,你们就安心在南宫堡留下来,朝中的人再有权势,也攻不进我这堡垒来。”

说完后,他站了起来,要把孩子还给元锦玉。

元锦玉走上前,接过她的心肝宝贝儿,就见南宫守依依不舍地望着她怀中的孩子。

这次南宫守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加上大娃还这么喜欢南宫守,元锦玉心中就冒出了一个想法来。

不过这想法,她还需要和九哥商量一下才行。

南宫守安排他们安顿下来,给他们准备了一应的用具。

元锦玉在离去前,还笑着同南宫守说:“这三日,我会时常抱着大娃去找你的,这孩子也很喜欢你呢。”

南宫守当然求之不得,握了握大娃的嫩嫩小手:“那我就期待着了。”

南宫守给他们两个安排的是一处很漂亮规整的庭院,而是是在南宫堡深处,虽然不知道南宫堡的整体情况是什么样的,元锦玉还是清楚,这个地方,一定是贵客才能住的。

从她这里出门,走不远,就能看到一处更大更漂亮的庭院,那也是南宫堡风景最好的地方。

可惜,庭院的门是紧锁着的。

元锦玉还询问随行的丫鬟:“那里住的是什么人?”

丫鬟听了这问题,有些伤神地说:“那是南宫盟主为他夫人开辟出来的一处庭院。”

“夫人?”元锦玉疑惑地问:“南宫盟主已经娶妻了?”

两人已经进了院子,慕泽挥手让丫鬟下去,随即对元锦玉道:“南宫守两年前就对外宣布,韦倩雪是他今生唯一的妻子。”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