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ios app

当时里头发生的事情,雷子琛很快就听说了,听说那个姓孙的女人为难安然,还主动提起自己出事的事,雷子琛当时就握紧了拳头,差点没忍住下楼去,不过后来很快又传来了新的消息,说安然不仅没有被孙小姐说的尴尬,反而还将了孙小姐一军,拿下了之前一直没有签好的那个合同。

雷子琛当时在车上,听着电话里传来那些内容,嘴角不由的扬起来。

这个安然,还真是有两下子!

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实际上却一点也不好欺负吧?

是啊!这才是安然,这才是那个狠心欺骗自己感情的女人,她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你觉得她会倒下的时候,她又会站起来给你致命一击!

所以雷子琛,你还是赶紧醒醒吧,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有任何的留恋……

……

安然在医院大概住了一周左右的时间,虽然医生说还要继续留院观察才好,但是安然却执意要出院。

“你就是倔的很!医生都说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继续在医院养着才对,干嘛非要急着出去,工作是忙不完的,烦恼是不间断的,生命却是脆弱而有限的你知不知道?”

欧阳拿着李平削好的苹果躺在那边的沙发上啃着,一边数落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安然。

“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得很,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失血过多导致身体有些虚弱而已,平时多注意补一下就是了,继续住在医院实在是没必要,既烧钱又耽误我的工作。”

欧阳菲菲听了安然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安然,你老实说,你们家雷子琛是个铁公鸡吧?不然你说你一个阔太太怎么扣成这样?成天算计那么点票子,命没钱重要?”

蓝色和绿色

安然笑着将最后一件衣服塞进包里,抬头道,“所有的富有都是节省出来的!再大的家业,坐吃山空也不会撑得了多久!”

“啧啧,你说话还真是像我爷爷!”

安然手中的动作一顿,随即笑了起来,“看来,你真的是非常欣赏我,你爷爷那么优秀的人,我像他的话,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欧阳菲菲嘴角抽了抽,“安然,你厚起脸皮来,连我都自愧不如!东西收拾好了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当一回你的司机,送你回酒店吧!”

“那就感谢欧阳小姐啦!”安然提着东西跟上欧阳的步伐,不过上车之后,欧阳菲菲却有些担心。

“安然,你真打算一直住在酒店里的吗?要不还是搬回家里吧,要不然出现上次那种情况,你出了事都没人知道!”

安然脸上的笑容暗淡了几分,低垂着眉眼说道,“就算搬回岛上的别墅里头,不是也只有我一个人吗?要是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情,照样没有人会发现,况且,海边的别墅那么远,说不定连你都不会去了。”

她眼中的落寞让欧阳菲菲有些心疼,“那要不要。在公司附近找个房子呀,或者你直接搬到我家来跟我住算了,我也一个人住个大房子,平常寂寞的很!”

安然摇了摇头,老司机ios app“算了吧,那天晚上咱们俩在饭局上做的事情,报纸上都已经乱写一通了,这几天的头条看的我头疼,也就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不过我觉得欧阳家的人,应该又说你了吧?欧阳,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也不希望我成为你的负担。”

安然说得没错,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在席间交头接耳说说笑笑的样子,回去之后就被媒体记者们乱写了。

说什么逢场作戏,假装友好啦,说什么安然是在刻意讨好欧阳家啦,说什么欧阳菲菲是想要掩饰之前的罪责,欧阳家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之类的话。

总之,并没有任何人相信他们两个人是好朋友的关系。

虽然欧阳菲菲说这些事情她都不在意,可这并不代表欧阳家的人不在意,最近这几天,欧阳菲菲很少有时间来医院,安然知道,恐怕又是被家里人给牵制住了。

“安然,有时候想想这样真的很烦,因为我们两个人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为什么别人就是不相信呢!”

安然转头看见欧阳菲菲有些烦恼的脸,不由得轻笑,她果然还只是个20出头的小丫头呀,虽然智商很高,情商更高,但是有些事情,却还是不如历尽沧桑来看的透。

“放心吧,总会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认同我们之间的友谊的!”

“可你这打算在这之前一直住酒店里面吗?”

安然拧着眉头想了想,“我也觉得住酒店里面有些不太方便,做不了饭,而且,之后小葱花和小糯米过来了的话,也不能让他们跟我一起住在酒店里,要不还是在公司附近找个房子吧,这样也能便宜一点!”

额……到最后还是算计经济上的帐了!

这个抠门的阔太太!

不过找房子的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在找到房子之前,安然还是要先在酒店里住几天。

一直说了这么久了,其实安然也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回到酒店的第二天早上,她就照常去公司上班了。

有一个星期没有来公司上班了,安然本来以为回来的时候,格子间里应该又有一些关于他的闲言碎语。

毕竟之前大家伙就挺怀疑他这个安总经理是否有与职位相匹配的工作能力,结果没有想到刚刚上任没多久,就因为生病的缘故,一而再再而三的缺席,怕是有更多的人说闲话了吧?

但是回来之后的情况却有些出乎安然的意料之外,在电梯里头的时候,大家伙儿就热情的跟安然打招呼,但出了电梯来到自己办公室的这一层,所有人看到安然都是满脸微笑的跟他问好。

弄得安然一头雾水,到了办公室之后,立马打电话把李平给叫了进来,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平也是满脸笑容,“安总经理,你说他们这样还能因为什么呀?还不是因为经理在峰会之后的聚餐上做的那些事情!”

安然不由得蹙了蹙眉头,那天晚上饭局上发生的事?

“就因为我拿了一份合同回来,所以大家伙儿就立马对我的态度180度大转弯了?”安然,还是觉得不能理解,这公司员工们的心态,转变的也太突然了吧,一份合同就能挽救人心,早知道这么简单的话,安然早就让欧阳帮忙了!

李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份合同只是证明安总经理确实有工作能力和经验,但是让大家对安总经理刮目相看的还是按总经理在面对孙经理那个刻薄女人时候的表现!”

嗯?

“那天晚上在饭局上的事情,你们怎么会都知道了?”

“这有什么稀奇的呀?安总经理,你以前没有参加过这种聚会,所以你不知道,但是实际上,这种大的聚会,一般饭局上出现过什么事情,当天晚上就会传遍所有的企业,到底是什么人传出来的,大家都不知情,反正,大家只关心,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而已!”

李平的兴致勃勃,丝毫没有感染到安然,安然只是想到一点,她那天的所作所为,四哥是不是也知道了?

呼!四哥最近本来就对她很有意见了,再看到她如此刻薄待人的一面,会不会更加的不喜欢她呀?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自己真的很生气嘛,那个姓孙的女人说话也太难听了!

四哥应该会谅解自己的吧?

于是上班回来第一天,在所有人都对安然转变了态度之后,安然自己却有些抑郁了。

更加抑郁的是,雷子琛一天都没有要求过要见自己,加上公司没有会议,安然也没有理由和机会去找雷子琛,所有的问题压在心头,让她觉得十分的不痛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考虑到安然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所以如今安然,手头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多,到了下班的点基本上可以正常下班。

安然去停车场开车回酒店,原本一切就是按部就班,以前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安然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的心思。

于是那份并没有叫过的客房服务找上门的时候,安然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打开门也只是为了礼貌的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叫过客房服务,可谁想到门一开,一块手帕就捂在了自己的鼻子上,一双大手按着后脑勺,她甚至来不及挣扎,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

孙俪看着蜷缩在后备箱里昏迷不醒的安然,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哼,害我一下子损失了几千万,还让我在公司面前名誉扫地,安然,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吗?”

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因为愤怒有些变形,红艳艳的唇像是冰冷的蛇信子,起伏之间带着恶意。

“孙总,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孙俪冷笑了一声,“如何让一个女人受挫?最好的办法,应该就是失去贞操的?安然,我这也算是帮你,你刚刚才死了老公,身体和心里应该都有些寂寞吧,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好好的满足一下!”

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只透明的药剂,还有一枚崭新未开封的针管,一起递给旁边的男人,“把这个给我注射进去,然后再把她送到我给你手机上发送的那个地址!”

“好的,孙总!”

……

因为安然最近生病的缘故,公司大部分的工作基本上又落在了雷子琛一个人的头上,加班到夜里8点多钟,才把手头的工作给忙完。

他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开车回家了,进院子的时候,屋里像平时一样一片漆黑,雷子琛开门的动作顿了顿,心头一时间有些怅然。

每次开门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起过去的两年里头,每次,打开门迎接自己的,都是安然的笑脸,还有两个孩子的欢声笑语,一般美好的景致,像梦境一般不真实,最终也像梦境一般,睁开眼就消失了。

将那些记忆从脑海里挥去,雷子琛伸手打开了门,但是进屋之后,突然间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尽管屋里一片漆黑,一切还是跟自己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可雷子琛却还是警觉的发现,屋里有陌生人的气息。

摆放在玄关处的拖鞋,被踢歪了一个角。

有人来过了,是如笙吗?

如果是如笙的话,她应该会留在这里等自己回来,就算是要先走,也会发个短信跟自己说一声。

难道是有其他的人进来过?

雷子琛的眼睛不由湿润了起来,神色间多了几分警惕,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朝着屋里走去。

屋里很安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他一路进了厨房,卫生间,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完好无损的。

其实这种地段遭遇小偷的几率真的不大,到处都是监控,门卫看管的又很严格,普通的小偷根本就进不来。

但越是这样,雷子琛就越是知道,一旦有人进了这个屋子,那情况就不仅仅是吊东西这么简单的事。

他一路到卧室,推开门的时候,眼神倏的变了。

床上有一个人。

……

“孙经理,这样真的不会出事吗?”

“能出什么事情呀?我这可是在帮他们俩呢?一个是前任总裁出任,一个是现任总裁,他们俩要是能够在一起的话,那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

孙俪脸上带着阴狠的笑意,安然,跟嘉盛现任总裁扯上关系的你,到时候又要怎么辩解,和为自己开脱呢?

……

雷子琛本来还带着几分警惕,但是突然间听见女人的呻吟声,眉头便不由得蹙了起来。

他可不是未经人事的楞头青,这种声音是怎么一回事?他自然很清楚。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床上?

难道是苏如笙?

不可能,如笙虽然对自己有这种想法,但是却不是做出这种事情的。

是谁?竟然如此大胆!

雷子琛直接啪的一声打开了卧室里面的水晶吊灯,知道对方是个女人,那至少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性。